特色病案 - 譚新華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

您的位置: 譚新華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 特色病案詳細

淋證風寒外襲,濕熱內郁證(急性泌尿系感染)

發布時間:2013-06-13 17:33
        淋證病在膀胱和腎,且與肝脾有關。其病機主要是濕熱蘊結下焦,導致膀胱氣化無力。
  廖某,女,26歲,2005年10月17日初診。
  患者尿頻、尿急3日。
  初診:自6日起,因服冷飲之后,自覺惡寒發熱,排尿不適,尿頻,尿急,繼而發冷寒戰惡風,尿道灼熱刺痛,去醫院就診,查體溫39.4℃,WBC2300/mm3,尿檢:白細胞30~45/HP,紅細胞10~25/HP,膿球少量,診斷為急性泌尿系感染,先后服用中西藥物治療效果不佳。察其:發熱惡風,尿頻、尿急,尿道灼熱刺痛,尿急不盡,尿色淡紅,小腹拘急,腰部疼痛拒按,舌質紅、苔薄白,脈滑細且數,體溫38.8℃,尿常規:白細胞滿視野,紅細胞20~30,膿球大量。診其為:濕熱蘊郁,下注膀胱之淋證。此為寒濕外侵,阻滯氣機,陽氣不得外達所以發熱惡風;濕熱蘊結下焦,膀胱氣化失司,故見尿頻、尿急,尿急不盡,小腹拘急;濕熱下注膀胱,熱盛傷絡,迫血妄行,以致尿道灼熱刺痛,尿色淡紅;腰為腎之府,濕熱之邪侵犯于腎,則腰痛拒按。治法:清熱化濕,涼血通淋。方用荊防敗毒散加減。
  處方:荊芥6g,防風6 g,前胡6 g,獨活6 g,生地榆10 g,滑石19 g,瞿麥10 g,木通2 g,炒山梔6 g,炒槐花10 g,大腹皮10 g,焦三仙10 g,茅、蘆根各20 g。水煎服,日1劑。
  復診:服藥5劑發熱見輕,又服3劑,熱退、尿路刺激癥消失,大便偏干,小便色赤,體溫正常,尿常規檢查:白細胞3~5/HP,紅細胞0~2/HP。此濕邪漸化,余熱未愈,仍以前法進退,藥用:
  荊芥炭10 g,防風6 g,白芷6 g,獨活6 g,炒槐花10 g,茅、蘆根各10 g,桑枝10 g,柴胡6 g,黃芩6 g,焦三仙10 g,小薊10 g。又服上方10劑,尿常規正常,無其他不適。
  按:泌尿系感染為臨床上常見的一種疾病,據統計約20%的婦女一生中曾患過泌尿系感染,屬于中醫“淋證”范疇。譚老所治廖某,惡寒發熱、尿頻、尿急、尿道灼熱刺痛,舌質紅苔薄白,脈滑細且數,證屬濕熱內蘊,下注膀胱。值得注意的是,本例患者雖惡寒較重,甚至則寒戰,但并非冷淋,冷淋多為腎氣不足或命門虛寒所致。本案之惡寒,乃寒濕外侵,阻滯氣機,陽氣不得外達所致。因此治療以祛風化濕為主,兼以清熱,風能勝濕,風能開郁,故重用風藥,其效甚佳,另外,此類患者宜注意飲食調攝,禁食生冷辛辣油膩之品。

掃一掃 手機端瀏覽

淋證風寒外襲,濕熱內郁證(急性泌尿系感染)
奔驰彩票